主页

关注 农村地下赌博泛滥触目惊心:每月交1万保护费微信转账、电话

  当前,赌博之风在部分农村地区未得到根本遏制,新型赌博快速扩展,传统赌博方式也近乎公开化。赌风不绝,容易衍生基层黑恶势力,同时侵蚀乡风文明。

  他告诉记者,这种拦车的情况是有的,如果车主不服气敢还手,也很可能被打一顿。事后,赌场老板会找关系摆平,砸坏的车子,老板赔钱修车,打伤的人,老板出钱治疗。拦车人员是赌场放风巡逻人员,每个放风人员都配发对讲机,如果村口的放风人员觉得有异常,会立即通报给村里的赌场负责人,赌场方面会立即进行疏散躲避。

  地下赌场流动设赌局。为了避免引人注意,地下赌场不是每天都有,赌场的地点也不是固定的,而是流动的,现在农村闲置的农宅比较多,也比较好找地点。一般一周开一次或者半个月一次,根据参与人数多少、参赌意愿等来决定是否开设赌局。每次开设赌局时,一般需要10个人来组织运作,有负责外围巡逻放风的,有负责抽水的,有负责维持场内秩序的,有负责收支账目统计的,大家各司其责。

  赌场怎样确保客户来源?王华告诉记者,喜欢赌博的人,一般都有一定朋友圈子,很多客户带着人来,赌场会向带来客户的人支付一定报酬。比如某些与赌场合作的司机,他们知道每次开赌的时间和地点,他送来了客户,那么赌场会支付给该司机车费、餐费。在这种情况下,正常车费只需要100元,司机开口报价说车费200、300元,赌场一般也不会讨价还价,赌场老板希望司机带更多人前来赌博。

  大年三十深夜零点,广西武宣县尚文村主干道的一个商店前,灯火通明。门外门里,各有一个牌桌,村民们围得里三层、外三层,有满头白发的老头老太,也有刚刚外出打工回来的小伙子,不断有人离开,又有人加入。一名头发花白的大妈一会儿就输了700元,心疼得愁眉紧锁,随即向其他村民借了300元。

  记者向里看到,中间的桌面几乎堆满了百元面额的纸币,里面坐着4人,是主要参赌人员,围观者是“赌外围”,可选择4个参赌人员之一进行附加赌注。

  大年初一,记者在另一处商店看到同样场景,只是牌桌数量从2处增加到了5处。有的牌桌以老人为主,赌注金额较少,有的每次下注为一两元,有的每次下注二三十元,主要以娱乐性为主,每局耗时较长;有的牌桌上年轻人多一些,赌注金额较大,每次动辄都是数百元下注,每次抓牌三张,当地称为“赌三公”,直接比大小,输赢较快,金额较大。一名小伙子两个小时把带来的9000元输光了,又找人借1000元继续“赌外围”。还有人在一小时内就输了4万元。

  在广西一些村里,印着“香港正品出版、生肖表”等字样的地下六合彩宣传彩页被摆放在商店柜台上最为显眼的位置。有村民告诉记者,想提高中奖率,需要买更多资料研究,这些在县城报刊亭、乡镇集市等处能买到。尚文村村民陆想(化名)说,她加入了一个地下六合彩微信群,其中有成员近300人,大家经常在群里分享购买六合彩的研究资料。